产品导航   Products
官网首页 > 行业新闻 >  新闻资讯
500多位租客退租金等了小半年 长租公寓的毛病怎么治?
时间:2019-05-14 09:05 作者: 点击: 次
一位住在名为“大熊公寓”的租客表示,退租后租金以及押金与公寓方纠缠了近乎小半年,仍没有结果。而自己仅仅是500多位等待退租金的其中一员。     被强制退房 租金押金迟迟不退还?     目前,由租户自发建立的“昊园恒业(大熊公寓改名前)退租押金维权群”内,陆续进入近500位租赁合同未到期被强制退房,押金未退换的租客。几个月下来,除少数租客押金正常退还外,大多数租客还处于等待状况。这些租客在大熊公寓中都经历了什么事呢?   \     未告知的租金贷  被强制退的房     今年4月22日,李然(化名)看中了朝阳雅筑小区内一单间,随后就和中介——北京昊园恒业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后在租住过程中改名为大熊公寓)看房子谈价格。李然便打算跟昊园恒业签1年合同,但昊园恒业方表示,只能签10月。不过,到期后他们可跟业主方续签,李然可继续租住,对此,李然也表示理解。     但在跟昊园恒业正式签订租房合同后,李然被告知,押金、中介费和管理费通过支付宝转给昊园恒业指定账户,但房租则必须通过“元宝e家”这一第三方平台提交,且没有商量的余地,李然只好同意。     在李然出具的房屋租赁合同内明确写道,自2018年4月22日至2019年4月21日至。房租每月2550元,房屋租金交付方式为:押一付一,管理费为720元。     但是9月初,因不愿接受昊园恒业强制要求绑定元宝e家,加上房东担心中介资金链出问题,因此,房东与昊园恒业的房屋委托合约9月7号终止后,不准备和其续租,进而让李然搬走。此外,房东表示自己早在一个月前,就已通知中介,让其告知租户早做准备,但包括李然在内,屋里总共四个租户从来没有接到类似通知。     目前李然已搬离朝阳雅筑小区,同时也要求昊园恒业开出了元宝e家的结清证明。不过,2550元押金一直没有退还。     拒绝租金贷 中介“要么换房要么退租”     小美遭遇了跟李然类似的情况。小美于2017年12月通过“美丽家园”这一中介机构租到回龙观区域一房源,租金为2400元。今天2月,美丽家园被昊园恒业收购,被强制要求更换合同。小美处于安全考虑,未办理元宝e贷,选择季付。然而,到了今年4月,房东第一次上门让小美搬走,在小美的安抚下,第一季度顺利度过。然而今年7月份,房东再次上门强行收房,并带来了新中介,昊园恒业不管,只说要么换房要么退租,7月初,经过协商,昊园恒业答应给小美办理相关手续。     但是30个工作日后,2个月剩余房租加押金共计7000元左右并未归还。小美开始致电客服,对方推脱:“财务会核实后打款”,后来多次打不通电话。最终,经过协商,昊园恒业承诺11月退款,“如果到期没退,我会起诉。”小美说。     解得了租约 解不了的贷款?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迟迟不退押金外,甚至还有租客反馈,与元宝e家绑定的银行卡已经解绑了,却仍出现了扣款的现象。租住昌平的一名租客,已于8月19日跟昊园恒业解除合同,然而,就在10月4日,与元宝e家绑定的银行卡,还在缴纳每个月1500元的租金贷费用。   \   \   图片来源:租客提供     被收购、被贷款的毛病犯了?     通过上述几位租客的案例,不难看出,大熊公寓在这其中犯的毛病主要有以下几项:     未提前告知租金贷的存在     从李然的案例可以看出,在租房合约签订之前,大熊公寓并没有提前告知租客租金贷的存在,而是在签订合约之后,才通知租客这一细节。其实,这已经不是大熊公寓第一次犯这类错误了。在2017年的3月就有租客因为租房业务员未提前告知其租房贷款业务的存在,而令租客不能贷款买车,工商部门已经完成对大熊公寓的调查取证工作之后,对当事人作出罚款3万元的处罚决定。     与租金贷款平台之间的业务未及时处理     当租客在提出解约,并完成了银行卡解绑以及搬离房屋的处理之后,仍然有银行卡继续被扣款的情况出现。这显然是大熊公寓与租房贷款平台之间的退租业务未及时处理而导致的,对于被强制退租的租客来说,显然是伤害的加倍。     未能获取房东的信任     在大熊公寓被退租的情况中,有多位房东是处于担忧这一运营商存在着资金链断裂的风险,从而宁愿承担违约金,而希望将房子收回。这主要是由于大熊公寓要求强制绑定租房贷平台,加上近来关于租金贷的负面新闻,加速了房东将房子收回。一旦这一信任丢失,那么对于分散式公寓来说,是一个较大的损失。     什么才是长租公寓的正确态度     近来长租公寓在经历了房租暴涨、甲醛事件以及租金贷事件,相信对于这一着力于提升租房居住体验的生活类产品,无论是外界亦或是行业都不希望这一行业不能获得良好发展。那么就这一退租金难事件,长租公寓运营商该如何做好关键环节,避免这类事件再次发生,从而对租客造成损失呢?迈点空间租赁认为可以从以下几方面做起:     对于租金贷,不强制不诱骗     首先是对于租金贷的态度, “房屋中介未明确告知租客不是借贷关系,反而进行误导,是一种民事欺诈行为,根据法律规定,受欺诈而形成的合同关系可以撤销,租户可以要求中介赔偿损失。”中央财经大学预防金融证券犯罪研究所研究员、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许浩指出。对此,目前上海市已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上海代理经租企业及个人“租金贷”相关业务的通知》,共推出10条具体监管举措,其中对于代理经租企业提出要求:做好事先告知和风险提示以及加强风险管理。     与租金贷平台之间及时沟通     对于退租之后,租客的银行卡仍然被扣款,成了租客心头上最大的一根刺。所以在租客退租之后需要及时与租房贷平台协同解决问题。之前的杭州鼎家公寓便因为后续租金贷事件而备受媒体关注,而其中一家租金贷企业爱上街召开沟通会,声称将从2018年8月29日起依次联系鼎家事件中的受害租客办理分期解除手续,予以全面解除账单。涉及鼎家事件的爱上街用户仍有243名,涉及资金180万左右人民币。所以当事件发生之后,需要多方协同来共同解决这一问题,尽量减少为租客带来损失。     做好风控 稳步扩张     对于租金贷的使用,兰州一家长租公寓的运营者吴子福表示“客户需要押一付一,我们需要现金流,租房分期顺应市场。”对于资质背景较差的区域性中小型长租公寓运营商来说,很难直接拿到银行信贷,也难以发行资产证券化产品,而与消费金融平台合作,有利于加速长租公寓运营方回款、提高租金回报率。     但其实一些消费金融机构目前对与中介合作、进行租房分期业务却表示审慎。一位对租房贷持审慎态度的持牌消费金融公司负责人表示,不同于手机等商品,租房是一种非标品的消费场景,而房租的定价权往往不透明。此外,一旦中介破产或者跑路,那么提供消费分期的机构就要承担相当大的风险。     所以对于想要利用租金贷杠杆来进行扩张的公寓运营商需要谨慎,做好风险控制,并非盲目而行,导致对租客利益进行损伤。     大熊公寓这一事件,与鼎家数千户租客受损相比较,其数字的确不触目动心;与房租暴涨涉及的范围相比较,其地区目前仅限北京。但是对于受损的租客来说,都是金钱的损失以及受到了一定的伤害。所以,以小见大,对于每一起长租公寓所经历的小动荡,我们都需要认真对待,总结教训,避免同样的事情再次出现。只有老毛病不再犯,租客的租房生活才能更为安稳美好。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