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导航   Products
官网首页 > 公司新闻 >  新闻资讯
埃航简史:非洲最大航司的奋斗与崛起
时间:2019-04-04 09:29 作者: 点击: 次
埃航称自己代表了“非洲的新精神”,埃航此次不幸也让非洲人感受到崛起之路的艰难。

3月10日,周日。清晨的阳光倾泻在埃塞俄比亚航空ET302航班簇新的波音737MAX机身上,和波音飞机自身发出的现代科技的光泽融为一体,交相辉映。早上8时38分,这架价值1亿美元左右的飞机在亚的斯亚贝巴的博莱(Bole)国际机场腾空而起,就如同埃航一样,带着雄心,托着梦想,上路了。

一个美国电视节目主持人曾这样感慨,坐在波音超炫的飞机上,透过舷窗,一片巨大的平原如绿色调的调色板般在眼前展开,你会忘记埃塞俄比亚留给人们的所有负面印象:贫穷、饥饿、荒芜……

在人们仰望这架空中雄鹰起飞后六分钟的8时44分,这个注册号为ET-AVJ的B-737-800MAX型飞机,从雷达上消失,随后坠毁在距离埃塞俄比亚首都50公里处的Bishoftu镇,飞机损毁,机体碎裂成无数个碎片,散落在那个从天空上看下去像巨大调色板的旷野上,和飞机遇难人员的衣物混杂在一起,提醒着人们刚刚发生的悲剧。

149名乘客和8名机组人员悲剧性的人生终点,也是埃航的顿挫之处。

连接东非两大经济体

华盛顿有非常大的埃塞俄比亚社区,美籍埃塞俄比亚商人告诉《财经》记者,埃航失事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毕竟这条航线的两端是亚的斯亚贝巴和肯尼亚的内罗毕,是东非两大经济体的首都。

肯尼亚是东非地区经济最发达的国家,在周边国家被饥荒、内乱、种族等问题困扰时,内罗毕一直风平浪静,经商环境良好,吸引了大量的跨国公司进驻肯尼亚,使肯尼亚成为东非的商业活动中心。

埃塞俄比亚则有“非洲小中国”之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此前曾经预测,埃塞俄比亚将成为2018年撒哈拉以南非洲增长最快的经济体。

埃航连接了两个经济重镇,更连接了非洲向上发展的雄心。

追踪国际航班安全网络的航空安全网(ASN)数据显示,非洲2013年共发生6起致命空难,而四年移动平均数是5起,因此人们评价说,如果计算严重但不致命的飞机意外,非洲的失事率自2000年到2014年间一直没改善。

变化发生之后的两三年,2017年商业航空公司创造了史上最安全纪录,没有客机失事;ASN表示,2018年共发生了15起致命的客机事故,但非洲相对平静。非洲在变化,牵引着非洲向好的一个主要引擎是航空业,这背后的推手则是非洲最大的航空公司——埃塞俄比亚航空。

二战后,埃塞俄比亚是非洲唯一的独立主权国家、联合国创始国。埃塞俄比亚的幸运还包括有一个有长远战略眼光的政府把发展商业航空公司作为其现代化努力的目标,从政治和经济上重新整合国家。事后证明这是一个合理且具成本效益的战略,可以有效地解决埃塞俄比亚崎岖多山,公路和铁路不足的地理问题。在这个背景下,1945年底埃塞俄比亚航空成立,并很早就加入了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和非洲航空协会。

埃航的首条航线为每周一班来往亚的斯亚贝巴和开罗的航线。自1946年4月8日开始运营时,公司使用5架道格拉斯DC-3型客机,当时的设计是乘客在机身的两边乘坐能折叠的布椅。埃航与美国公司的恩怨情仇始自于“埃塞俄比亚化战略”,就是埃航希望不再倚赖美国机师和技工,最终能让埃塞俄比亚自己人成为飞行员、技术人员、机组人员和营销人员等等。但是安全的挑战和操作方面的考虑,让这一战略耗时近30年才开始实现。1971年,埃航成立25年开始,管理层及前线员工才都换成了埃塞俄比亚人。

好日子不长,在上世纪的最后20多年里,危机席卷埃塞俄比亚。政治上的不稳定和经济的不确定性为埃航的成长带来了挑战,好在埃航早期就打下了学习和吸收的能力,在那段动荡期实现了适度增长。

飞快崛起之后的艰难

20世纪的最后十年和21世纪初,全球航空业发生了重大变化。在信息和通信技术的普及和推动下,航空业的国际竞争愈演愈烈,航空公司之间的并购和联盟加剧了竞争。与此同时,全球化和对空中连接日益增长的需求又为航空公司成长和扩张提供了机会,发展中国家此时则表现出了高水平的持续增长和繁荣。这些为埃航奠定了实现成为非洲行业领袖的可能。埃航一度被冠上“第三世界中最可靠和最赚钱的航空公司”的花环。

埃航意识到规模经济对其愿景至关重要。快速增长和多样化不仅需要新飞机,还需要卓越的技术、新的市场容量,组织能力,持续改进和高水平的吸收能力。竞争日益激烈的市场环境催生了埃航启动为期15年的扩张战略,计划将飞机数量翻一番至120架。

埃航发展得太快了,即使和自己比也有些超过预期,这使得2018年埃航又将目标提升为至2025年达到150架飞机。2017/2018财年,埃塞航空已在两个主要指标上突破“100大关”:提供服务的目的地共有113个,运营的飞机数达到108架。另外,旅客人次也首次突破1000万,Skyrax评级首次从三星级提高到四星级。

买买买成了埃航扩张的关键,购物清单就包括失事的这架波音飞机。埃航一直想证明的是自己有能力进行技术能力开发,有能力开发新市场,这也得到了市场的认可。在商业飞机和军用飞机领域提供咨询服务的美国蒂尔集团咨询公司副总裁理查德·阿布拉菲亚(Richard Aboulafia)就对《财经》记者表示,埃航做得不错,名声也不错。

埃航想要用自身的故事表明,在一个特别具有挑战性的行业中,非洲公司可以成功地向生产力前沿靠拢。

这也是埃塞俄比亚一直想证明的。几十年来,埃塞俄比亚都被饥荒和冲突困扰,没人期待以农牧业为主、没什么工业基础的埃塞俄比亚会领跑非洲,但在过去的十年,埃塞俄比亚实现了两位数的经济增长。

研究非洲经济的学者认为,埃塞俄比亚的崛起主要是由于工业活动的增加,包括对基础设施和制造业的投资。例如,2018年1月1日,从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至吉布提的亚吉铁路建成开通,它是东非第一条电气化铁路。还有在建的非洲大陆上最大的大坝,以及博莱国际机场新扩建的航站楼——今年1月27日埃航在亚的斯亚贝巴的主要枢纽正式揭幕。该项目由中国出资3.63亿美元兴建,是原机场规模的三倍,目前年吞吐量最高可达2200万名乘客。

埃航称自己代表了“非洲的新精神”,埃航此次不幸也让非洲人感受到崛起之路的艰难。

相关新闻